×
×
上海茶业交易中心
名人与茶的故事 冰心:一杯茉莉花茶,满载父亲的身影
【文章来源】:上海茶业交易中心 【作者】:上海茶业交易中心 【时间】:2017-02-20

冰心(1900.10.5-1999.2.28),原名谢婉莹,福建长乐人 。冰心是中国现代著名作家,诗人,翻译家,同时也是中国民主促进会成员。大概是福建人的缘故,冰心平生最喜茉莉花茶。

 

 

冰心曾于1989年八十九岁高龄的时候,在她的文章《我家的茶事》里,自述自己与茶的初次接触:


“茉莉香片是福建的特产。我从小就看见我父亲喝茶的盖碗里,足足有半杯茶叶,浓得发苦。发苦的茶,我从来不敢喝。我总是先倒大半杯开水,然后从父亲的杯里,兑一点浓茶,颜色是浅黄的。那只是止渴,而不是品茶。”这样混着喝的方法,与苦茶老人周作人一样,是调了“茶卤”来喝。


之所以偏爱茉莉花茶,一方面,茉莉花茶是福建的名产,而冰心的家乡长乐是茉莉花的主要产地,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30年代,福州茉莉花茶生产发展到鼎盛时期,福州更是全国窨制花茶中心。冰心出生于1900年,正是福州茉莉花茶生产的高峰期,在这样的背景下长大的冰心对茉莉花茶有深厚的感情大约算得上是因缘巧合。另一方面,冰心后居北京,而北京人好饮花茶。


其实冰心在年轻的时候,并没有将喝茶当做是一种习惯。在《我家的茶事》中写道:


“29岁和文藻结婚后,我们家客厅沙发旁边的茶几上,虽然摆着周作人先生送的一副日本精制的茶具:一只竹柄的茶壶和四只带盖子的茶杯,白底青花,十分素雅可爱。但是茶壶里装的仍是凉开水,因为文藻和我都没有喝茶的习惯。直到有一天,文藻的清华同学闻一多和梁实秋先生来后,我们受了一顿讥笑和教训,我们才准备了待客的茶和烟。”


而从中年之后,冰心夫妇逐渐开始有了喝茶的习惯:


“抗战时期,我们从沦陷的北平,先到了云南,两年后又到重庆。文藻住在重庆城里,我和孩子们为避轰炸,住到了郊外的歌乐山。百无聊赖之中,我一面用“男士”的笔名,写着《关于女人》的游戏文字,来挣稿费,一面沏着福建乡亲送我的茉莉香片来解渴,这时总想起我故去的祖父和父亲,而感到‘茶’的特别香洌。我虽然不敢沏得太浓,却是从那时起一直喝到现在!”

 

 

冰心喝茶的历史可以从此算起,而这其中,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是品饮清茶的味外之韵。歌乐山时期生活中,老舍常到她的家来,每来亦必索茶喝,他赠给吴文藻和冰心的诗中写道:


中年喜到故人家,挥汗频频索好茶。

且共儿童争饼饵,暂忘兵火贵桑麻。

酒多即醉临窗卧,诗短偏邀逐句夸。

欲去还留伤小别,阶前指点月钩斜。


老舍与冰心友谊情深,老舍常往登门拜访,每逢去冰心家作客,一进门便大声问:“客人来了,茶泡好了没有?”冰心总是不负老舍茶兴,以她家乡福建盛产的茉莉香片款待老舍。浓浓的馥郁花香,老舍闻香品味,啧啧称好。回到北京后,老舍每次外出,见到喜爱的茶叶,总要捎上一些带回北京,分送冰心和他的朋友们。


家乡人知晓冰心对茉莉花茶的偏爱,去北京看望冰心,最好的礼物便是茉莉花茶。1990年年底,冰心的女儿吴青有事回福建,福建省文联党组书记林德冠去看望她,顺便买了两罐家乡的茉莉花茶托吴青转送冰心,表达一点心意。“没想到没过几天,冰心却专门写了信来。”林德冠说,“冰心的回信中写道,小女回京,奉到您赐我的茶叶两罐,不但容器好看,茶叶更有乡味!不胜感激!”


前人品茶“尚清饮”,以此来说,冰心不算是按古法品饮茶的。冰心出生在茶人之家,先天有了品茶、论茶的优越条件。冰心的祖父谢銮恩,他可是一个有根基的茶人。


单从泡茶用水的讲究可见一斑:他泡茶弃井水不用而用雨水。福州天气本来潮湿多雨,每待天下大雨,屋瓦被雨水冲洗干净后,谢銮恩便用竹管引屋檐上的雨水到大小水缸里,这样的水缸都盖着大木盖,大木盖上还开着小盖,泡茶时只需打开小木盖,用小水勺舀出存储的雨水,如此的水最纯净,没有土味。冰心的父亲也保持着祖父的习惯,一直到他们举家迁往北京,由于彼地干旱少雨,只好改以自来水泡茶,不过,每次便要多多投放茶叶,以使茶香盖过水味。

 

 

上一篇
下一篇